建设西部大开发综合改革示范区

发布者:陈勇华发布时间:2022-03-03浏览次数:721

                                      建设西部大开发综合改革示范区

                                        贵州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洪名勇

贵州日报  2022-03-02  第09版:理论周刊 黔言

  

      将贵州建设成为西部大开发综合改革示范区是新国发2号文件对于贵州未来一定时期内改革和发展的第一个定位。只有综合改革才能破解西部发展的制度约束,才能最大限度释放制度红利。

  综合改革试验示范是深度推进西部大开发的关键。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其关键和核心不仅在于国家给予资金支持,更在于通过综合改革试验,激活西部地区发展动力、主体活力,激活广大居民、干部职工的创造能力,提升资源配置效率;通过综合改革试验,为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流入西部地区创新良好条件。在推进综合改革时,应遵循改革路径,站在推进西部大开发的宏观层面、推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层面进行,不仅要注重改革制度的设计,更应重视设计制度的实施。

  只有综合改革才能破解西部发展的制度约束。从理论上讲,经济发展仅有土地、劳动、资本、技术这四大要素是不够的,还必须加上第五大支柱,即制度。通过综合改革试验,激活西部地区发展动力、主体活力,激活广大居民、干部职工的创造能力,提升资源配置效率;通过综合改革试验,为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流入西部地区创新良好条件。

  做好综合改革的整体设计。新国发2号文件指出,贵州在构建西部大开发综合改革示范区是要解决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这要求我们要做好改革的整体性设计。一项能够解决深层次体制机制的改革,不仅要涉及要素市场化、国有企业改革和营商环境,而且应该按照法律法规、政府政策、伦理等更为广泛的领域进行整体设计。在进行整体设计时,不仅要考虑制度改革的历史及演化,还要考虑制度拟要解决的重点难题和关键问题;不仅要考虑构建性制度安排,还要考虑构建性制度安排与内生性制度的适宜性;不仅要考虑政府、企业、家庭内生动力的激发,还要考虑政府工作人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活力的派发。

  推进控制权与决策权科学配置。制度是复杂的,其构成是由多项具体的制度组成的,其中产权是最为重要的制度安排。现代制度经济学的研究表明,产权规则是市场规划的基础性规则。在产权改革过程中,不仅要做好产权改革的基础性工作,例如清晰产权界定,而且要深入到产权细分、细分后不同权利束的科学配置问题。从产权改革推进的进程来看,我们已经走过了产权界定、使用权配置和收益权等产权束的改革过程。现阶段,除持续做好不同产权改革之外,在多种产权权利束中,控制权、决策权的科学配置可能是最为关键的。

  促进治理结构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制度的有效执行与高效实施,必须要以治理结构的合理化、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前提。从治理经济学的视野看,治理的对象主要是交易,治理的工具主要是契约。而交易可以分为管理型交易、限额型交易和市场交易。治理能力的提升,除了需要行为人具有较强的契约意识、契约精神和治理规则的合理化之外,更为重要的还在于减少管理型交易和限额型交易。对于行为主体来讲,契约对有关各方的权利、义务及行为空间进行了界定,契约的高效率、低成本运行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前提。随着行为主体契约意识的增强,为使契约高效发挥其在治理中的作用,需要树立契约精神、契约意识,按照契约办事。同时,发挥信任机制、声誉机制在契约执行中的作用,让契约能够自我履约,降低契约治理成本。另外,发挥现代网络工具的作用,将行为人的契约履约情况让更多的市场主体知道,提高违约成本,将形成自觉履约的良好氛围。